会说话的人偶

冲过山外原来更是山 走向天地我俩纵使平凡

© 会说话的人偶 | Powered by LOFTER

一场戏

上昆罗晨雪专场。

本以为12月至少还能看最后一天的临川四梦演唱会,结果没空。一整月看戏就只看了一场。正好有朋自远方来,携友刷经验。

近半年没来上昆,赫然发现本场坐满,在此之前我只见演《牡丹亭》坐满过。不知道是小雪有点票房号召力,还是说上昆小剧场现在做上正轨了。

三折,罗晨雪黎安的《絮阁》《幽媾.冥誓》,中间再插一折贾喆赵文英《武松打店》。

《幽媾冥誓》之后的加那段不伦不类的回生它居然还在!嗯跨过花神所列人墙界限象征回生,舞台上挺美的,但是这种话剧式的美感,幕后帮腔的这种新编戏模式,它真的……全场就罢了,折子戏能不管它么!

罗晨雪的长水袖,功夫不错。但已经忘记年初在这里看《牡丹亭》

新年快乐

虽然我还在辛辛苦苦地加班……
能在2015加完的班,誓不留到2016对不对~我不会加班加到跨年的。

想一想,对新年其实没多少特殊记忆。
嗯记得中学毕业前有一回,去市郊的山上过元旦假,山上刚下过了雪,踩下去近膝盖高,小学到中学那些年很少见到积雪的我非常开心。自来水管冻住了,老板娘烧了壶水出来淋过去才有水用。开电视新年音乐会正蓝色多瑙河,近尾声,而等待后才来的热水真是温暖人。
后来记得住的新年,大概就是因为区区感冒就病到下不来床吧。当时迷迷糊糊地,后来想起来怪孤独地。

今年有遇到过一些从来没遇见过的事,有好的,有坏的,但有点新收获就都不算枉费光阴吧。那就,感激我遇见。
希望明年能有更愉快的收获。

才...

诚楼本《夜行》预售开始

名称:《夜行》

预售链接:戳我

发货时间:暂定2016/1/10

主题:伪装者

CP:明诚x明楼

题材:原著向

分级:R

作者:文 by 会说话的人偶

          封面 by  @eRin|謎。       

          校对 by  @西霖_ 

 ...

【诚楼】夜行番外 平湖

首先汇报《夜行》进度。进度是……就快啦!可以买预售了哦~

预售链接:戳我

是的。基本上只差付印。这个另外开一篇再讲~

讲这篇番外。

这篇是来自亲爱的排版姑娘 @太阳照在绿墙山 的点梗。紧接在正文之后的一段。除了将会在本子里出现的两篇,这将是《夜行》的最后一篇番外。

希望你们喜欢这个故事。

* * *

明诚与苗苗叙旧去了。他们之间固然没有多少旧,撑到底也是和梁仲春的几分戏假情也不很真的故交,但如果要闲聊,数年来各自的颠沛生活可以聊很久。

明台和明楼往学校的湖边走了几步,没有去远,一抬眼就看得着他们俩。


明台挺胸抬头,“大哥...

【诚楼】夜行番外 一夜

文后报告《夜行》进度……报告进度也要带文报告!

关于本文,其实原本是被我删掉的片段,应该在(十六)当中,狩猎计划完成当夜。为了节奏删掉了它。现在稍微修一修,除了太短,单独看也没什么问题。

* * *

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外打扫战场的明台的小曲声已经消失。很晚了,明台也应该去睡了。

明楼掀开被子下床,明诚拉了他一把,“去哪里?”

“抽烟。”明楼说。

明诚清醒了两分,拉着他手腕的力量更紧,“别开窗了,不冷啊?”

说别开窗,也是别去抽烟了的意思。

明诚有坚持的态度,明楼也就放弃原本打算,探出手去拉开一点窗帘缝,于是房间里依稀有屋外的光散入。玻璃上凝聚着雾气,使这点光...

观后 独奏会与个唱

硬归到一起。


张昊辰。

每年进一两次音乐厅也就当做学习而已,我的修养不足以让我够胆评判。只记录几句。

工作日的晚上,又有突然的雨水,当日上座恐怕不足五成。但是在这样惨淡的票房之下,小朋友的演出却让人惊艳又难忘。有共鸣,多么喜欢那曲街头所见,喜欢舒曼,也喜欢贝多芬,连忘情处激烈踩动踏板的样子都那么动人。

非常希望再继续看小朋友的现场。

返场三次,记得其中一段是激情四射的土耳其进行曲。虽然编曲不同,但是这个曲子吧,一来本来就名曲,二来每年晚会季都能看到郎朗游荡在各个晚会炫,而且半年前在同一个地方大概也才听王羽佳炫过一回。Encore炫技专用啊……说完才想起三位算同门。

明天大剧院有...

【诚楼】如水

明楼撬门用时五秒,推门站定看清目标所站方位,抬手一枪爆头,转身就走。

原本也在房中的两个护卫不会容许他轻易地全身而退,但是当其中一人从他身后袭来,明楼仿佛背后长眼一样突然偏开身体,在这人因为扑空而失衡时沉重落下自己的手肘,位置精确撞上脊椎,自己就借这一撞之力翻身闪开原本已经被枪口瞄准的方向。

举枪的另一护卫一顿,明楼转身单膝跪地,又是一枪,血花与脑浆应声绽开。

房间里迅速安静了,刚才被他击打的人正瘫倒在地动弹不得,明楼还是不留情地用枪口压上太阳穴,补上一颗必死的子弹。

走廊里暂时无人,但往前是死路,而楼下的人们可能会因为异响而警觉,从而向上涌来,不能向前,不能往后。左边第三间是早已被弃...

读后 《天公不语对枯棋(晚清的政局和人物)》

书中文章基本发表于八九十年代,对着目录差不多能在网上把文章搜全,本三联出书版略有增删修订,少。

无意义八卦是作者有段神奇的人际关系是与尔冬强是中学同学,在这里看到尔冬强的名字,真是估不到。世界真小。

书名来自陈宝琛诗,原诗被认为是含蓄地批评翁同龢:“输却玉尘三万斛,天公不语对枯棋。”

茅海建的封底评论就差不多,“很海派,也很京味,很专业,也很好看”,总之读着无负担,但也算严谨,也许少点情怀感觉更好,但要是少了情怀,作者也未必乐意考证这么多是不是。

原书散文,再分开列几段随想吧。

(一)奕䜣部分

没有超出原本就知道的部分。里面有段关于如果继承皇位的是奕䜣,清朝是否能够延续甚至于组...

【诚楼】家事 (附几句同人本说明)

因为连着有几位姑娘问,可能容易有误解,所以好好统一说明一下。

1.《夜行》的本子在做,不用担心。文字已经完成,其他也是进行时。收录修正后的《夜行》全正文及两篇没发过的专属番外,其他文字不会收。现在时间等等当然都不确定,之后有什么进展我会报告的~

2.《城下危楼》是 @兮凝之 姑娘主催的一本诚楼合志,我会作为参本的一员贡献一篇1~2w字的诚楼短篇。单独短篇,除了诚楼CP不变以外,和《夜行》不会有任何关系。当然我现在还没有完成……

都欢迎大家支持~谢谢╰(*°▽°*)╯

然后……本短篇为我可爱的校对姑娘 @西霖_ 点梗。

祝食用愉快...

【诚楼】缠枝

必须写在前面的:

本文是诚楼哨向同人《红蓼》的再次同人,成文原因是与 @和风 姑娘私聊时,因为某个神奇的原因接受了某个神奇的点梗。

欢迎大家去 @和风 姑娘处催文。

人物属于电视剧,再设定属于 @和风 

* * * * * *

房间里有清淡的,松脂的气息。

明楼靠在沙发里,手臂撑着太阳穴。明诚弯腰下来问他是否头疼,他说没有。

他不是头疼,只是明诚接近时松木之息更加浓郁,封闭房间内也像是起了松风流动飒飒声,搅得他心神不宁,而明诚的咽喉就在眼前,说话时喉结滚动,目光到处,腠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