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说话的人偶

冲过山外原来更是山 走向天地我俩纵使平凡

© 会说话的人偶 |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家事 (附几句同人本说明)

因为连着有几位姑娘问,可能容易有误解,所以好好统一说明一下。

1.《夜行》的本子在做,不用担心。文字已经完成,其他也是进行时。收录修正后的《夜行》全正文及两篇没发过的专属番外,其他文字不会收。现在时间等等当然都不确定,之后有什么进展我会报告的~

2.《城下危楼》是 @兮凝之 姑娘主催的一本诚楼合志,我会作为参本的一员贡献一篇1~2w字的诚楼短篇。单独短篇,除了诚楼CP不变以外,和《夜行》不会有任何关系。当然我现在还没有完成……

都欢迎大家支持~谢谢╰(*°▽°*)╯

然后……本短篇为我可爱的校对姑娘 @西霖_ 点梗。

祝食用愉快。

* * * * * *

家里突然响起电话铃,明楼接了,是明台的学校打过来的。

放下电话他想起明镜这几天还在苏州工厂,自己正是家里最大的家长,抬头和家中佣人讲一声,说自己去接阿诚和明台放学回家。

明台的学校近,明楼在校外停了车等,看得出周围等着小主人的车辆多半都是专门的司机开来。很快放学,大大小小的孩子一个个冲出学校,不少都熟门熟路地找到自家专车的惯例停靠位置。

明楼一眼看到明台,明台却张望着没在平常的位置寻到明家的车,直到明楼为提醒他鸣笛一声。

看到今日司机居然是明楼的瞬间,明台显然有刹那间的瑟缩,走近的过程也磨磨蹭蹭,上车时直接爬后座,低头不打招呼。明楼从后视镜上看了一眼,明台努力藏在阴影里的下巴上有一块青。

明楼就问:“怎么回事?”

“没事。”反正他也看到了,明台就不再遮掩,把头一昂,“有几个人想以多欺少,我把他们揍回去了。”

“凭什么他们要对你以多欺少?”明楼追问。

“他们说话难听,我骂了他们几句。”

说话难听?果然是小孩子之间的恩怨。明楼倒是有点抱歉地想自己家的情况,要说得难听很容易,他自己不是没听到过。可明台不应该听到那些,还好在听到之后的反应,到现在为止至少还正常。问题,也只是小孩子的问题。

“你揍回去了?”明楼换了一个重点关注,“他们有几个人?”

“七个!”明台很骄傲。

明楼根本不信,“两三个还好,你打得过七个人?”

“大哥不是教过我拳脚?”明台甜甜地说,“大哥厉害,我就厉害。”

明楼不接他奉承,“以一当七,你难道是去欺负比你小的人去了?”

“比我还高一级。”明台更骄傲。

明楼想了想,还是发动汽车,“回去再跟你算账。”

他原本要再开去阿诚的学校接阿诚。因为在明台这里耽搁了一会儿,阿诚那边就去得迟了点。中学生又有很多不需要家里人接送,因此到达时校门附近并没有多少人在。阿诚也不在。

明楼下车去门房问,门房告诉他明家的阿诚少爷已经自己跟家宅顺路的同学先回去了。

明楼看了看天,天色将晚,他觉得不是大事,回到车上载明台回去。

快进明公馆的时候,明楼才突然地问:“你们打架谁是主力?”

“当然是……”明台脱口而出,反应过来时马上闭嘴,但明楼已经刚好刹车,转过头来。

明楼冷冷地问:“你叫阿诚帮你打架了?”

“我……”明台本来要陪笑,但见明楼面色不善,心被一挫,反而硬气,“我就叫阿诚哥了怎么?他们七个人,我们才两个,我们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看以后学校还有谁敢说我们家坏话!”

明楼开门下车,绕到后面来为明台也打开车门,“先回家。”

在明台刚踩到地面的时候,明楼就又说,“去书房跪着。”

明楼进门时向迎上来的女佣人问:“阿诚回来了吗?”

“回来了。应该在楼上呢。”女佣殷勤地说,“大少爷,晚饭已经好了。”

“先放着。”明楼往身后看了看明台,“你跟我进来。”

 

结论很快就得来了。

学校里的不良子弟对明家出言不逊,明台先和阿诚约好中午见面,然后又找那群人约架。阿诚对这种事当然不会轻易支持,所以明台根本没告诉他是出来打架的,只要明台挨打,阿诚不可能袖手旁观。

明楼铁青着脸听明台交代完。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详细追问他才肯回答。回答完又说:“我有什么错?”

明楼表示大开眼界,“你还没错了?”

“大姐说了,我们家都是顶天立地做人,不能让别人嘴里说那些龌蹉话。”明台马上搬明镜。

“说下去,大姐说的到底是什么?”明楼冷笑,“谁能封得住悠悠众口?要绝人说闲话,只有自己堂堂正正做人。”

“我当然堂堂正正了!”明台不服,“可我不给他们吃点苦头,他们就知道欺负人。跟我什么样没有关系,他们就以为我好欺负。”

明楼相信他说得真实。

于是他笑了一笑,说:“那么,干得好。”

明台脸上一亮,马上就从地上站起来,明楼也没阻止他。

“这架,”明楼缓慢地问,“是你打的,还是阿诚打的?”

“呃。”明台语塞了两秒,“阿诚哥说……他们仗着比我大一两岁欺负我,我挨了第一下,后面就不让我动手了。”

“阿诚事先知道会这样吗?”

“……应该,不知道。我只说有东西给阿诚哥……”

“你事先知道会这样吗?”

“……”明台不愿意回答,僵硬着扭了扭脑袋,“……但是这是关于我明家的架,阿诚哥本来也是我们明家的人,怎么不能打了?”

“那,”明楼和颜悦色,“是不是应该我去比较好?”

明台张了张嘴,到底不敢说是应该叫大哥上。明楼这种人摆出去一镇可能就没人敢说话,更别说动手。

明楼一笑,“跪下。”

正是在明台浮现的想象中,明楼对那些不值一提的对手所能展示的笑意。除了拳脚,他更应该学会这种表情。这种威慑之下,明楼说跪,明台不敢不跪。

明楼说:“如果是我骂你呢?”

那就请明镜来揍他。明台被自己脑子里的答案吓了一跳。

明楼知道明台在想什么,提醒他:“大姐不在。”

明楼拍了拍他的脸,两下,不重,但第一下的时候明台已经在闪避,没有闪开,明楼换了边脸颊拍到他第三下。一直不用力,但那种轻视更加明显。明楼收回手盯着他,气势凌人,仿佛摆明了如果只有你一个人,你要怎么应付。明台的脸涨红了,但在他目光下憋住没敢开口说话。

“我觉得你应该想一想。”他的食指指指自己的脑袋,“虽然本来该在做事之前想,但现在能多想一想,也比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好。”

明台叫他:“大哥……”

“这场架,是你们学校的老师打电话到家里来说的。我请他们不必通知阿诚的学校,卖我们家一个面子,我会解决,而且你不会再做这种事。我不觉得这种事于我家名誉有利,而你好像需要想想。”明楼神色淡然地站起来,“我去看看阿诚。”

“……我也去。”明台要拔腿跟他走。

明楼略微向后侧头一瞥。

他甚至都没有看到明台的人,视线最多是投射在他身旁的,随便什么东西上面。

那目光似乎在空气里划出一条灼烫的线,让人觉得多走一步就是挑衅。明台会意地收腿,退回到书房中心的位置。

“站住。”明楼意味深长,“想一想。”

明台再叫大哥,明楼就不理会了,随手关门。明台没听见他锁门的声音,但怀疑自己如果这时候走出去会不会惹明楼把火正式发出来。

也许那些说闲话的人确实是嫉妒,嫉妒他与父母分离却凭空得来的富贵,嫉妒他深受更多人喜欢,嫉妒他的成绩优异连打架都在同级难逢敌手,他就不该回头多看那些人一眼。

 

明楼推开阿诚的房间。

少年正伏在桌前写功课,背影看起来只有勤奋。明楼走过去踹了一脚他的椅子腿,阿诚受惊地跳起。

眼睛瞪很大,眉骨附近有道擦伤,左颧骨上淤青。衣服很整齐,完全没有多余的尘土,看起来像刚换的一样——明楼其实不记得早上阿诚穿的什么出去,但深刻怀疑这是刚换的一身。

明楼问:“你就是不来见我,难道早晚我看不到你这张脸吗?”

阿诚低头,“我可以不下去吃饭。”

“天天都不下楼?你这样,总得好几天才能好吧。”明楼打量他,“这样护着明台,你有什么好处?”

阿诚不答。

明楼看到他桌上在写的稿纸,果然是在完成他的国文作业,桌面整洁,除此之外只放着台灯与日历。今天的那页写着小雪,宜是结盟祈福入人口,忌则诸事不宜。明楼又看看他的脸,原本就伤得比明台凄惨几分,又兼阿诚对他不会有明台那样的反抗似的表情,顺从得接近诚惶诚恐。这样子,倒叫人不好说他了。

“以大欺小。”明楼说。

“我没认真。”阿诚回答。

“那就送自己去给别人揍?”

“他们人多。”

“你还怎么都有理了?”明楼就要不悦。

“我错了。”阿诚认错比明台容易得多。

明楼就只有叹了口气,“吃亏了吗?”

“……不算。”阿诚说。

他那么说,就应该是真没吃亏。阿诚下手比明台知轻重,大约放倒头一两个震慑一下,剩下的人也就不敢妄动的。

明楼又叹气摇头,“明台胡闹,你也该懂事了。一个两个,都不省心。”

他没有苛责的口气,阿诚听得出来,因此一笑,“不会有第二次了。”

明楼说:“下来吃饭吧。”

 

阿诚去开明楼的书房门是一个多小时后,明楼说我有事出去会友,明台你去处理,你再跟着他胡闹,我连你也不饶。

“‘处理’啊?”阿诚笑。

明楼也笑,“差不多就行了。家里总得分个红脸白脸是不是?”

 

明楼前脚出门,阿诚就去开了门。

明台乖乖地在罚跪。阿诚推测他并不是一直跪着,但至少在听见开门声的时候用上诚意努力做真了样子。

明台转脸看到是他,因为显而易见的不好意思而低下头。

“你不饿啊?”阿诚问,“出来吃饭。”

“大哥……还生气?”明台有点怕出去接着撞明楼枪口。

“大哥出去了。”阿诚打了个呵欠,向一边侧身让开等他走出来,“他当然生气,所以这种事你别玩第二次。”

“对不起!”明台大声地说。

阿诚诧异地看他,明台脸上憋得微红,但那句话确实是真实说出来的。

“我再也不会了!”明台又大声说了一句。

阿诚耸了耸肩膀,“没关系。”

-End-

评论 ( 32 )
热度 ( 2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