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说话的人偶

冲过山外原来更是山 走向天地我俩纵使平凡

© 会说话的人偶 |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夜行番外 一夜

文后报告《夜行》进度……报告进度也要带文报告!

关于本文,其实原本是被我删掉的片段,应该在(十六)当中,狩猎计划完成当夜。为了节奏删掉了它。现在稍微修一修,除了太短,单独看也没什么问题。

* * *

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外打扫战场的明台的小曲声已经消失。很晚了,明台也应该去睡了。

明楼掀开被子下床,明诚拉了他一把,“去哪里?”

“抽烟。”明楼说。

明诚清醒了两分,拉着他手腕的力量更紧,“别开窗了,不冷啊?”

说别开窗,也是别去抽烟了的意思。

明诚有坚持的态度,明楼也就放弃原本打算,探出手去拉开一点窗帘缝,于是房间里依稀有屋外的光散入。玻璃上凝聚着雾气,使这点光线更加稀薄。

明诚再发力,拉他过来,他就顺势倒回床褥中、明诚身上,只是仍维持了对自我平衡的控制,免得真把明诚撞着了。

毕竟是个伤号。

“痛。”明诚还是平直地说。

“忍着。”

“这可是你打的。”

“我不会道歉。”明楼说,“你记着吧。”

“记恨?”

“你随意。”

“如果只是要记住你,或者记住你想要欠我什么,并不需要这些多余的东西,我忘不掉的。”


 

情欲的潮水已经在蓄积、奔流之后已逐渐褪去,即使赤身相对,此时也没什么别的打算。明诚单臂搂着明楼靠在自己胸口,有点孩子气地抱紧了不撒手。顾着他伤势,明楼没有试图改变现在的位置。明诚的手指用羽毛的力度扫过他的耳后与脖颈,这让明楼想起在什么地方见过的河流,苦寒中两岸枝叶都垂着冰凌,霜天雪地,但河水依旧,只因河底无声喷涌的温泉暗流。

明楼听着明诚胸腔里跳动的心声。

但有些事早晚总是要提起。

“死间计划……”开口的却是明诚,“你具体有什么打算?”

“你想现在谈?”明楼反问得平淡。

“不想。”明诚怅然,“可还有别的能说吗?”

“如果我死了。”明楼说,“我需要你活下去,大姐和明台就靠你照顾了。”

明诚拂在他后颈的手指动作停下来。

明楼伸手撑起自己,居高临下地俯视明诚的脸,光线仍然太暗,即使以他们的目力也无法彼此看清。明诚的手滑下,勾着他的背,一点点轻轻地把他按回去,重新靠在一起。

“这是遗言?”明诚问,努力带上一丝笑,“以前从来不说。”

“以前,我想我们总是一起。”明楼静静解释。

明诚咬了咬牙。

“说说你的。”明楼说。

“什么?”

“如果有遗言的话。”

“如果我……比你死的早吗?”明诚复述,像是正在思考。

“你没有想过?”是明楼在笑,“我可是想过很多遍。”

“只是没想过遗言。”明诚说。

“也是,如果有什么需要交待给别人做,怎么不自己做好?”明楼自嘲。

明诚摸索着吻了吻他的脸,接着让鼻尖继续停留在他脸侧。

“我想过几次,”明楼说,“如果投降真的可以让和平降临,我是不是就真的投降了……但是,我没办法相信。奴役与被奴役也是稳定的关系,但那并不是我所要求的和平。我要求的,是自由。”

明诚不说话。

“我愿意死。”明楼说,“为了明台,那值得,为了我们一直为之战斗的……一切,那值得。”

“我知道。”明诚说。

“也许我过完一生,也见不着我们的战果,人能活多长,时代的推进会多慢。但是我相信,我们的民族……甚至全人类,总会在波涛中前进。”明楼说完,抓住了明诚的手,“阿诚。”

“我懂。”明诚说,下巴摩擦着他的肩膀,“大哥,如果我死了……”

话题生硬地转回。

他说:“如果我死了,我希望你好好地。”

明楼把什么话也说不下去了。

明诚把整张脸埋进他肩窝里。

-End-

* * *

《夜行》进度汇报~

排版与封面已经决定了初稿,然后再细化再修修什么的,都在好好进行呢。等全部确定的时候我就可以开预售并且下印啦,希望不会很久。

没有被忘记的话,感谢等待。

分享修改过的一页——



希望得到你们的支持(鞠躬。

评论 ( 43 )
热度 ( 2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