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说话的人偶

冲过山外原来更是山 走向天地我俩纵使平凡

© 会说话的人偶 | Powered by LOFTER

一场戏,一本书


看票的时候才意识到不对啊,我买票的时候还有奚中路一折《四平山》的,四平山呢??无论是天蟾还是上京有过正经通知吗后来没有四平山了的事_(:з」∠)_


总的来讲这场不错。考虑没有《四平山》没有武戏了,我看上京必掭头的魔咒终于打破一回。

刘骏强本场好赞啊!史依弘本场好赞啊!王珮瑜本场好赞啊!


坐旁边一个老太太耳朵略背,开场前聊天声音很大。我到得晚,不知道早先有没有什么八卦,就听见老太太说四大名旦的戏我都看过,四小名旦我只有宋德珠没看过。李世芳的我看过不少呢。李世芳死滴时候儿啊,梅兰芳都哭啦……etc.


《闹宴》是我心情特别复杂的一出戏。熊明霞这场还可以啦我是看出一点情绪的。

我是蛮喜欢红楼二尤的人物塑造,强悍无比的尤三姐,她对姐姐的态度即使只看这一折也是完整的。看不过姐姐的懦弱,同时也依恋着姐姐的温柔。她维持自己的唯一办法是把自己变成一个泼妇,而到底保得住清白的身也保不住清白的名,于是终究过往种种付诸东流。对我的少女心来说……柳湘莲倒是从来配不上她的啦。但也许她也多少需要那么一个可倾心的幻影,而且,唱《雅观楼》确实会很帅嘛。

《罢宴》戏我不喜,惯性走神。

《文昭关》,虽然我爱伍子胥,但是对王珮瑜长期属于“不雷,无感”的状态内。但是今天的一轮明月我喜!刘骏强的琴!果然不是我一个人被high到,群众给琴叫好了!有情感有层次,一层层听得更high。

high得我已经不是原本对伍子胥的角色那种心情了。

但是听得开心啊,听得好开心啊这折戏(真的没什么不对)。

《贵妃醉酒》本身戏我不喜,但是今天的史大姑娘赞。身段与唱都很有水准,每个小眼神儿都细腻着,醉态极萌,一颦一笑无死角。最近是听某位的少女心听多了,听贵妃娘娘这等法这找醉法,听了我满腔的少女心出来哎哟喂。

我也就这点追求了。


路上翻完大象出版社编的田汉一本《漫说梅兰芳》,收不同时期田汉发表在报刊上的梅兰芳相关文章。



田汉嘿,今天我是没看到田汉写的戏,但是翻开上京这次的系列演出节目册就是《白蛇传》《谢瑶环》什么的,田汉巨巨。

这是一本很薄的幽默小册子,随便摘选感受一下——


在社会变革之际,“名伶”和政治家一样,不做呗压迫的代言人必为旧支配者维持统治的工具。梅兰芳是在封建的传统极深的梨园世家生长的,他也曾饱受封建的压迫,他的艺术一时曾受反封建的群众的拥护是可能的,但在遗老遗少的包围下,他终于成了“散”播封建意识的“天女”。因此他一方在所谓“名流”和“高等华人”以及落后的小市民层中间获得甚大的声誉,而在革命的知识层,他的名字已成为笑骂攻击的对象。

(1934年10月21日《中华日报》)


兰芳同志离开我们又是六七天了!

……梅先生这几年,把自己的艺术更多地为全国人民特别是广大工农兵服务的心非常热切。他在各地演出中对工农兵方面的要求总是尽量满足,不辞劳苦。赴朝慰问中他冒着风雨为志愿军演出是有名的,我跟他一道慰问福建前线解放军战士时除正式演出《宇宙锋》外,他还冒着敌人炮火的危险在战壕中清唱。晚间他还亲自对金门发过好几发炮弹。

(1961年《文艺报》)

《铁冠图》中的《刺虎》一折曾是梅先生的拿手戏之一,但因主题思想是反对农民革命的,梅先生就坚决放弃不演。《贵妃醉酒》一剧的传统表演艺术中有许多优美的身段,但太监调笑,和贵妃回宫的唱做中都有些不健康的黄色的东西,不符合人民的要求,梅先生都给改了,使古代宫廷贵妇人抑郁苦闷心情的主题更加突出。《奇双会》中李奇给李桂枝下跪,李桂枝说:“怎么这老人向我屈了一膝,我的头便痛起来。”她起身时有一个优美的身段,表情也较强烈,平时演到这里总有彩声,但后来观众提了意见,认为有封建迷信的成分,梅先生经过考虑认为观众意见是对的,也坚决改了。

(1961年《戏剧报》)


如此这般。

我不笑场是不行的。

但另外说,无论京剧还是 话剧,田汉巨巨的深入了解是我等远远所不能及,前两篇关于梅兰芳赴俄所以谈了很多中国戏剧西方戏剧的部分还是可看的,引用或驳斥胡适傅斯年等等都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当然还是拯救不了我笑场就是了。

话说,我爱《刺虎》。



评论 ( 7 )
热度 ( 16 )